南蛇忍冬

频繁爬墙
我永远喜欢德哈卡和大主教

©南蛇忍冬
Powered by LOFTER

他的“不疼”都是搪塞对方的说辞,因为他坚信着即便两眼枯朽如苍白林木,都不会获得相濡以沫的救赎。他的心脏被针扎了个小孔,所有的爱一路走一路丢,走到如今便如大旱时干涸的泉眼,看着那个豁口、守着从来没出现过的希望。心里剩下的爱少得可怜,但他依旧愿意拿出来给那个人——哪怕从此以后行将就木万劫不复。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