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蛇忍冬

频繁爬墙
我永远喜欢德哈卡和大主教

©南蛇忍冬
Powered by LOFTER

他一滴眼泪便可开启神庙大门,届时千万生灵都会因为神庙的开启而战栗哭号,它们的悲鸣交汇成神衹陨落时的诗歌,重新唤醒已经化为朽骨的躯壳。
他的一切都是谎言,只为了爱人的野心铺路垫背。那个人嘴里说出的短句都是钻骨的钢针,一字一句地把他钉在刑架上碾压。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