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蛇忍冬

频繁爬墙
我永远喜欢德哈卡和大主教

©南蛇忍冬
Powered by LOFTER

看了几个破乎回答有了一些脑洞:
这世间的污浊早已超乎我的想象,作为最后一名净化者的我也逐渐身缠病痛无力回天。我把净化者的身份交给了我最后碰到的一个乞儿,希望他能代替我传递净化者的职责。
而我,可以安心逝去。
但我错了。
不洁之物毁去了我安息的资格,我的灵魂化作尘埃去注视着世人善恶因果,这是对一个净化者最残酷的惩罚。
我看见净化者身份链坠被乞儿卖掉换了衣却仍旧难逃贫困,我看见当铺柜台里长着横肉的男人背对着年老的夫妇偷偷换掉了合同,我看见歌坊的乐伎拈下一片桉叶吹奏着不知名的小调,我看见贵族们的泳池里倒满了殷红如血的葡萄酒……
净化者链坠最后吊在了那矫揉造作的公主脖子上,她扭捏作态好让每个参加宴会的宾客都能看到她粗短的脖子和萝卜根一样却戴满宝石的手指。
净化者的链坠最后终于长叹一声失去了光泽,变成了一文不值的废铁。公主气愤地将它扯下来扔在地上踩碎,和献宝者的人头一起落地的,还有净化者数千年来的长叹。
后来人们都不知它所踪,只有我的一缕残魂,站在它被扔进去的泔水桶旁沉默不语。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