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蛇忍冬

频繁爬墙
我永远喜欢德哈卡和大主教

©南蛇忍冬
Powered by LOFTER

【cp滤镜下信东人物分析】

时隔多年终于忍不住还是开始写了性格分析并准备打tag
不太会描述有的地方就用事件来表达一下。
首先来看攻方——韩信韩重言老哥。
分两种情况讨论,白龙皮和非白龙皮。
首先,白龙皮下韩信背景里更多的是跟狐白恩怨纠缠,东皇太一更是一个字都没提到,这是事实。但同为本体真龙,我觉得韩信和东皇太一在某些事上更聊得来。(爬行纲和哺乳纲在一起是没有好结果的放弃吧)
出于我本人坚持认为:友情就是友情不会变成爱情,虚伪的亲情是自欺欺人的枷锁与伪装。
其次,非白龙皮下韩信大部分都与西汉组有关联,不管是什么事都强迫自己做到尽善尽美,出于老谋深算才在萧何引荐下跟着刘老三打天下。刘老三流氓是流氓,但人家也是个皇帝,知人善任的天赋技能也遗传给了刘备。(夹带一句邦备私货哈哈)
性格从小就很固执,钻牛角尖争强好胜,野心勃勃但毫不伪装,感情淡漠但有恩必报。略微凶狠,小时候调皮捣蛋长大了也是浪出花。
习惯上给自己更多的压力来达成目的,甚至可以不择手段牺牲任何人。
包括他自己。
而东皇太一,背景故事里是后天转生伪神,本质上也是个不信命坚定我命由我的主。把一个人变成半人半龙肯定要经历万千痛苦,自卑又自大,狂傲,胆子大得敢于挑战“真理”,也小得不敢因为被伤害而反抗。
比韩信更固执更守旧,具有非常强的精神道德洁癖,父子年下设定下比其他背景伤害更加拒绝试图“乱伦”的韩信。
关于日常相处:
东皇太一不是爱动弹的人,闲余时间基本都躺在床上沙发上看书打游戏之类的老年人休闲娱乐,而韩信会被刘老三李白高渐离这些爱皮的拉出去疯玩或者找地方打球,典型的青少年娱乐方式。
等韩信回家东皇差不多也就抱着东西睡着了,这个时候韩信无论是喝酒喝大了还是打球累瘫了,回家第一件事都是东西往地上一扔扑倒东皇身上,压醒了就压醒了,呲着一口牙发出“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的危险发言。
关于生命大和谐:
个人感觉韩信是床上话痨的,平时不想说的不敢说的全都在床上大声bb,前戏的时候就跟东皇太一哼哼唧唧这个不想戴那个不想做,近身了就跟疯狗上身一样。而东皇也不是那种一开始就软的淌水的人,进入状态之后可能会主动,但是想让他喘得像个女人也不是那么容易,不满意的话会要求重新来,绝对不会管韩信累不累,反正他不累。
关于孩子教育:
东皇绝对是那种“人而无信不知其可”“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的严肃型,韩信会浪丢丢地说着“考好了下次带你去游乐园”,等考完试了又说:“啊我这么说过吗。”然后被东皇揪着刘海打一顿才老老实实领着孩子去游乐园。
关于饮食习惯:
东皇太一可能更喜欢吃素,做饭的时候也以素菜居多,但韩信爱吃肉,尤其是红油赤酱的那种,宁可吃红烧肉吃到吐也不会吃一口蔬菜。最后被东皇太一掐着下巴塞了一嘴爆炒头菜忍不住流下泪来:真香。
总之一句话总结:他们真好……
【日他.jpg】
————————————————————————
补充分析
因为两个人龙皮本体都是爬行类,会有蜕皮行为,而爬行类动物蜕皮时我不知道是什么感觉,试图查一下蜕皮的论文但是没找到感觉相关,那么我自己初步定义为痒痛感。(老板们产出的时候也可以设定其他什么感觉,我自己猜测是痒痛感占据主导……)
韩信蜕皮是一定会变回本体赖在东皇太一身上的。或者自己在头上把旧皮挠出一个裂缝让东皇给他蜕皮,自己闭眼睛睡觉,不给蜕皮就耍赖、闹、唧唧歪歪。
东皇太一则是自己找一个温度湿度都很好又没人的地方自己蜕,而且蜕皮时脾气暴躁极易动怒。韩信曾经试图在他蜕皮的时候浪一下,然而当时东皇太一的皮刚蜕到胯部。
韩信在脑阔被锤爆之前打出了gg。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