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蛇忍冬

频繁爬墙
我永远喜欢德哈卡和大主教

©南蛇忍冬
Powered by LOFTER

【铠约】《幸存者偏差》

(国二作文主题,但是看起来好像并不切题,日记体一发完,be)

3716年5月13日
S城爆发了未知的病毒,感染的人都变成了嗜血的怪物。
我透过倍镜看见过它们的容貌——肮脏,粘稠,残暴,失去人性变成令人恐惧的魔鬼。它们生前光鲜的衣服在无尽的撕咬中变得破烂,精致的妆容随着血液飞溅而变得狰狞可恶。
我一枪一枪地打爆它们的头,看着这些怪物的脑浆爆出灰白的脓液,失去行动力变成真正意义上的腐肉,然后……
恶由心生……
恶魔的种子种在了我心里最隐秘的地方……
回到安全区我开始吐血,血中似乎还夹杂着些许肉块。
我大概离死不远了,但玄策必须活下去。

阿铠今天跟我说【比子弹更能击穿人心的,唯有你的厨艺】
……
噗,谁教他的通用语啊。
我可不记得我这么教过他。



3716年6月*2日
我似乎开始掉头发了,枪托上的螺丝搭扣变成了蓝紫色。
阿铠说他似乎觉醒了光元素天使的力量,变身之后我觉得他看起来有一点像日本动画的男主角。
会喊“恶鬼缠身!”的那个。
木兰姐带回了玄策,说【他是在我朋友管辖的另一个安全区被发现的,觉醒了力量相关】
他回来的时候满脸都是不愿意,但还是接受了我对***没保护好他*歉意。
他似乎对吃肉有着很大的执念,每天都要跟烈叔和阿铠扯皮耍赖。
我说【多吃菜长得高。】
阿铠说【听你哥的话。】
玄策很不高兴【谁还不是个宝宝了我师父都没说每天让我吃那么多草】
噗。
他师父就是木兰姐的那个朋友,叫高长恭,应该是可以隐身吧,他经常神出鬼没的。



3716年6月2*日
今天被阿铠发现了吐血的事情,他很焦急,似乎还很生气。
他握着我的手的时候,我已经感觉不到那是他在发抖还是我在发抖了。
他只告诉了木兰姐,我严厉谴责他卖队友的行为并强烈要求不允许再和任何人提起,尤其是玄策。
我的头发似乎掉得更多了,体表温度甚至下*****°C,啊有点想知道怎么把掉到本上的血迹弄掉——实在是太影响写字了,我补了丧尸爆发那天和前天的日记,血盖住了不少东西,希望到时候翻起来我还能记得那些都写的是什么。
今天处决了一个仗着变异能力抢劫的人,我甚至隐约觉得,杀人,好痛快。
眼睛有些发蓝,是不是变异植物吃多了?
但是烈叔阿铠和木兰姐都没有事。
我希望我还能活到世界回到5月13号之前一样的时候。




3716年8月6日
看起来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写日记了。
现在我的手臂上长出了坚硬的鳞甲,带着扎人的硬刺。
高层对我进行了换血处理。
阿铠看起来很慌,玄策哭着跑进来号了一个小时,锤了我一顿然后又出去了,也真是为难他的嗓子了。
他晚上没回来,木兰说她让他去找高长恭了。
那就好。
睡觉之前阿铠抱着枕头来找我说要跟我一起睡。
我说【多大的人了,自己睡还害怕呀?】
他说【我怕你出事。】
……
所以现在我在写日记,他一边假装看双城记一边偷看我的日记。
睡觉了。



3716年8月31日
我的记性似乎变得越来越差,铠给我在披风内侧缝了个兜,装着一个用来提醒我平时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的便签本。
第一条是提醒我打开这个褐色车线本写日记。
第二条是介绍铠,花木兰,苏烈,玄策,高长恭和我的身份。
第三条是写末世的起因,非常详细。
……
他一直写了三百多条,图文并茂。我不太理解他为什么能写那么多,但他画画不错,非常写实。
傍晚时我们遭遇了丧尸潮,目测估计数量在三千以上。铠让我给花木兰发了求救信号,我不得不动用恶魔的力量——每一颗子弹都像是搜刮着我的大脑。
直到铠把枪从我手里夺走扔在地上,掐着我的胳膊咆哮,我才想起来我做了什么。
我在用我的记忆向恶魔换取力量,虽然丧尸潮消灭了干净,但我几乎要昏迷。
铠试图用光明天使的力量抑制恶魔的种子,但那只会让我更加生不如死。
他说【我爱你。】
我问【……那是什么意思?】
他没说话,然后用手指帮我梳理头发。
我问他【为什么你要和我睡在一起】
他说【因为咱俩结婚了所以要睡在一起,好了现在闭嘴闭眼睡觉】
我半信半疑,决定明天去问花木兰。




3716年9月1日
我问了花木兰【为什么铠要跟我住在一起?我这么问他他回答我因为我和他结婚了,是真的吗?】
花木兰拍了拍我的肩膀【是假的,守约,你们的结婚申请还没批下来呢。】
我说【哦好的,你要去哪?】
她说【我先去把铠揍一顿。】
于是铠顶着一个鼻青脸肿的脸回来了,并问我是不是我卖队友。
我说【嗯,因为你好像也卖过我。】
他没说话,脸埋在我的披风领子里睡着了。
我之前听到过花木兰对他说【你放弃吧,上面也没办法阻止守约的情况恶化。】
他说【我只信事在人为。】




3716年11月7日
下雪了。
玄策给我写了几个邮件,但我不会用,只好口述让铠帮我回信。




3717年3月4日
蒲公英长出来了。




3717年7月10日
地震了,网络通信中断,只能通过运输来交流。

……

3717年12月24日
我已经不记得我有任何亲人了。

评论(1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