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蛇忍冬

频繁爬墙
我永远喜欢德哈卡和大主教

©南蛇忍冬
Powered by LOFTER

【中立野怪的自我救赎之路(2)】

我希望这个差事不是“我自找的”。我十分愧疚占用了这个和我同名同姓者的身份——从周围人的描述来看他是个宽仁善良且温柔的人,知识面很广但都涉猎不深。
可惜他已经死了。
现在由我这个反社会人格的疯子来接任他的位置、顶替他的皮囊、带着他的微笑欺骗世人。
对于他的一切我都感觉到熟悉又陌生,就像是一个镜子的两面,我们长相相似、姓名相同,但完全是不同的性情。甚至于就算是在小说中,我也应该是那个“阴狠歹毒众叛亲离的BOSS”,而他应该是中立野图怪,主角心情不好时可以杀来玩一玩。
珍稀璀璨的元素晶矿被我拿来当了铺路石,唯一一颗风戽泪被我拿去装点了城主府的尖塔塔顶。每每黄昏时有风吹过,失去神格的凤鸣将回荡在天命城的上空。她的痛苦被尘封在加利亚深海的地底——传说是因为她私与人类相恋,在她身怀孩儿即将临盆时,天谴已至,至高神的长枪贯穿了她的心脏,而她的丈夫被关在一座神庙的地底,每踏向那座神庙一步,呼吸就越困难一分。
兴许这个悲惨的人早就死了,因为那是传说,早已无可考察。
默达卓拉药剂师学院在我看来就像是花钱养着还跟你摆谱矜持的外包二奶,天命城就是家大业大连烽火戏诸侯都不怕的地主家傻儿子。
至于正宫娘娘是谁——我哪知道?
我撩开车上沉重的窗帘,只看了两秒街景我就退了回去。
这个学校的规模俨然达到了城市的标准,在外院中央大街上一站,前方尽头是真正的学院大门,鹰身蛇尾的雕塑栩栩如生,身上细腻的羽毛质感都一片一片地雕了出来,大概是受了诅咒的怪物,下一秒就破除枷锁口吐惊雷。
街上有些少女少年们身后跟着豺狼虎豹、鹰鸮鹭鹤之类的一些走兽飞禽。它们看起来不像是一般的宠物,而更像朋友一样分享零食饭菜。
我想起来艾洛嘉帝国似乎有一种专对他们国人的洗礼,这种洗礼加持在满周岁婴儿的宴会上,赋予他们一个成长的“伙伴”。但这并不算完成仪式,他们将会在20岁成年仪式上杀掉他们一起长大的“伙伴”,并吃掉它们的心脏,从而获得不一样的奇怪能力。我所看到的史向文献称,超过20岁之后这些伴生兽会不可自控地从人身上吸取生命力,而这种不可控的条件,来源于人和伴生兽在周岁时缔结的契约。
甚至这种契约无法解除。
也有过极少数人选择不杀他们的伴生兽,但他们都在痛苦和绝望中度过余生。而艾洛嘉帝国那些杀掉了伴生兽的人们,多数都变得冷漠、残忍、暴戾,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他们的战斗能力,因此在版图上艾洛嘉帝国的面积也最大——我选择对他们敬而远之,但如果寻找武力合作,他们是非常可靠的盟友。
我原以为这个学校是个类似于大学一样的学校,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年轻,我能猜到学校有个几万亩实验田,但我没猜到他们负责迎新的是个牛一样大的毛蜘蛛。
几个滴溜溜的大眼睛和脚上的肉垫确实挺可爱的,但那一根根黑得发绿的毛发,我怎么看都不像是安全的。
桂云说这只蜘蛛的名字也叫“默达卓拉”,既当了学校的标志,又是学校的守护者,简单来说——这学校养了个吉祥物当保安。
这真是叫人头秃,但愿它不会在上课的时候突然跑进教室,不然我第一个吸爆。
好像暴露了什么。
关于这个蜘蛛,他们还有一个奇怪的制度:如果默达卓拉用他的蛛丝在新生手腕上缠了一圈,那么这个新生就会被当成最有才华的人来培养。
今年的默达卓拉缠了两个人,一个是来自厍利国的许望舒,一个是来自艾洛嘉帝国的克里维·萨迦拉。
如果我在的世界是一个○点龙傲天小说世界,那么男主应该是许望舒。
一是海盗国奥沙纳的公主——芙兰·泰默似乎对他有着极大的兴趣,竟然直接绕过了我这个天命城主直接入关。这个被骄纵的小公主长得到称得上可爱,一张圆圆的鹅蛋脸,深邃的眉眼和小麦色的皮肤,换个穿衣风格我就会觉得她是中东那边的异族少女,可惜行事风格泼辣,在人际交往方面或许不那么注意,事实上她也不需要。从我的角度看她似乎对许望舒一见钟情,但又似乎没那么喜欢。
二是许望舒本人展现出了超高的药剂天赋,几次药剂制作纯度都在98%以上,这超越同龄人许多,但比起艾洛嘉帝国的那个“小美人”还是略差些。
说实话,我第一次见许望舒便觉他不好相处,虽然他的相貌可以算是“英姿挺拔”一类,但我总觉得靠近他就感到极度不适。
安全起见,我还是观望一阵再做打算。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