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蛇忍冬

频繁爬墙
我永远喜欢德哈卡和大主教

©南蛇忍冬
Powered by LOFTER

【白狄(练笔)】【敏捷之力x超时空】

“累啊……”
结束发布会之后我迅速地吐掉嘴里的幸运草,眼镜也摘了下来挂在前襟上,从身上各个口袋里摸出烟盒和打火机,找了个楼梯坐着抽。
我不知道怎么说,但烟丝燃烧的气味确实能让我冷静思考——我是他的赝品。
他是能一笔惊鬼神,一剑挽群芳的仙人,而我,是他意识复刻出来的复制品。
身后传来传送门折跃的声音,我回头一看那风骚的喇叭裤腿就知道是狄仁杰。传送门的位置没选好,他传过来的时候正好在楼梯边缘,幸亏我反应快,扔了手里的烟,位移都用上了去接他。他右手上戴着巨大的充能器,别说行动不便了,就是平时小磕小碰他都会念叨半天。
“诶我去……你小子行啊,反应挺快?”他苍白的嘴唇裂开后,声卡发出开玩笑的声音。
“条件反射罢了,...

先设定一个小美人的人设,名字没想好。
【名字:克里维·萨迦拉】
隐世大族的少族长,表面宽容豁达温柔好说话,实则睚眦必报斤斤计较,傲慢、自负又狠毒。确认恋爱关系后智商直线下降,傻逼程度随时间推移上升得越来越快。
魔法属性:变异前水系,变异后暗系。
面貌:细眉杏眼、男生女貌,左锁骨有痣。白发及膝,非常在意自己的形象所以经常打理。
追求对象:天命城主
常住处:皇家药剂师学院、天命城、苦南山。
常服:蓝衣黑裤、右衽通裁的学院校服,披所在系别大氅。或要求城主给他买各种时装,买了就敢穿。
口头禅:恋爱前:你觉得呢?恋爱后:我就不!

沙(食)雕(用)置(说)顶(明)

称呼:南蛇忍冬/南蛇藤,或者想叫什么其他的都可以
黄暴吐槽型斗士写手,游戏博主,祖龙殿下脑残粉,人外爱好者,猎奇血腥反社会人格。【重点:是个喷子】
言语尖锐,不知委婉为何物,有挖坑不填前科。
巨雷:ooc/无限装逼/ky/不入流的小把戏/有抄袭前科的游戏&作品【点名拒绝d5剑三和楚留香以及其他一些抄袭游戏】
墙头:sc/天刀/剑灵/冰火/脆皮鸭/居北居无差rps/西幻&架空世界
理想只有混吃等死,但生存的本能使我坚强。三观不正谨慎关注,未成年请点X。
欢迎同好扩列(请和我一起磕cp!),QQ:2272858778
微博:我也想当个道士嘤嘤嘤
【以后发车在爱发电https://afdian.net...

【铠约】(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反正随手写的,一发完)

(长城背景战损围攻,很长时间不写文了,文笔有限并不能描写出已有的场面求轻喷)

黑暗中魔种不断地涌现,对生气和血肉的渴求促使它们发出痛苦而焦灼的声音,血红的眼睛被月光照耀着,格外的令人毛骨悚然——即使同类的尸体也不能阻止它们逐渐逼近的步伐。
然而子弹已经打光了。
百里守约咬着牙根,狙击枪往身后一甩,从后腰摸出两把匕首横在胸前作备战状:“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和铠两个人被派了任务去侦查荒原深处情况,从以前的经验来看来回只要三天,且这么长时间以来从没出现过大批魔种军队,他便只带了三四百发子弹。常规巡逻必定够用甚至绰绰有余,但比起上万的魔种而言,即便没有神智,这些子弹也不过是杯水车薪。
这是他的疏忽,...

看了几个破乎回答有了一些脑洞:
这世间的污浊早已超乎我的想象,作为最后一名净化者的我也逐渐身缠病痛无力回天。我把净化者的身份交给了我最后碰到的一个乞儿,希望他能代替我传递净化者的职责。
而我,可以安心逝去。
但我错了。
不洁之物毁去了我安息的资格,我的灵魂化作尘埃去注视着世人善恶因果,这是对一个净化者最残酷的惩罚。
我看见净化者身份链坠被乞儿卖掉换了衣却仍旧难逃贫困,我看见当铺柜台里长着横肉的男人背对着年老的夫妇偷偷换掉了合同,我看见歌坊的乐伎拈下一片桉叶吹奏着不知名的小调,我看见贵族们的泳池里倒满了殷红如血的葡萄酒……
净化者链坠最后吊在了那矫揉造作的公主脖子上,她扭捏作态好让每个参加宴会的宾客都能看到...

对不起我觉得,抄袭游戏没法洗地。
就算你第五人格同人火到炸天也不能摆脱他抄袭的事实。
所谓的澄清不是公告,而是妥协。
王者荣耀也是个抄袭游戏啊,王昭君那个技能图标到现在还没改呢。
劝退太太这个东西,我tm也想劝退之前认识的魔道太太,我也不想看着我喜欢的太太跟一群ky杠精ncf二刺螈混在一起。
但是别人的决定我不能说什么,只能说“这样不好”。

【信东】《困兽之斗(8)》

链接在评论,7是很久远的了……我不会打链接,想看的话就麻烦自己找找了……
辣鸡狗lof敏感词一大堆
三条崽子一颗蛋出没,韩大宝带崽
以前想写be的,但是写着写着感觉韩信被我写得想当然了就改了剧情。

作者的成功巅峰应该就是,自己作品改编的网剧演员都是自己的粉丝。
反观最失败的作者什么样子呢?
亲手撕给自己作品相关产粮的人还洗地不承认。
安利这个太太的文她写的超级好!奇幻作家!世界的宝藏!角色可爱人也可爱!我超喜欢她der! @Tomatiel西红柿精 (偷偷摸摸艾特诶嘿)

怎么说呢,我这人脾气并不好,而且产出随缘,有的时候就算产了我也不会发,还会不停地删以前的黑历史。
催更也好尬评也罢,我的态度和熟悉程度有关。生气我也不会跟你说什么,我默认每个人心里都有b数要脸,但是你过分……
别怪我泼妇骂街。
做人留一线,下次好见面。👐

两个画了一半的人设......一个机械铠哥一个半魔族闺女

人体是垃圾求轻喷

非常想学画画但是满脑子都是星际争霸真好玩
男性方面就很喜欢大叔级别的设定,女性方面比较倾向于圣女和妖艳贱货
圣母和黑心白莲花我想写一个,战时的白莲花更加惹“人”疼爱但也更有毒,衣袂飘飘冲你微笑的女孩子下一秒就有可能直接掏刀子捅你肾。
万事全能的敌方首领可能看上的是自家庸俗不堪自私势利的小喽咯。也可能正义一方的主输出并不想拯救世界,只是迫于亲友安危不得不参战。
科学家可能因为对异形生物的同情而动心,但榨取完科研价值之后也并不会给它留下活路,它会随着军港一起炸掉,在火海里咆哮着科学家的名字死去

星际争霸真好玩,写文是什么

晓薛那篇囚笼还没写完
先写那个写两天
写完写稿子
然后再写困兽之斗……信东太好了我有点卡文,而且这两天最近产出都是沙雕段子
我也得炒一炒自己的热度是吧。
游戏博主毕竟。

突然想到女孩子被催婚的话……
那么为什么要等男人22岁才能结婚呢
两个女孩子20岁就可以“结婚”了呀👌

【信东】cp相性一百问(峡谷设定)

1 请问您的名字?
  信:韩信韩重言。
  东:东皇太一。
2 年龄是?
  信:27
  东:不记得了,三百多吧。
3 性别是?
  信:这还要问?
  东:应该算是男性吧。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信:开朗活泼可爱
  东:沉稳
5 对方的性格?
  信:啊太一就是闷葫芦的典型代表,口不应心还傲娇,老古板又固执。
  东:他太皮。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信:哦,在峡谷遇见的,我想去他们家下路抓后羿,但是正好他在对面打辅助,然后一个大招咬住我我就被后羿反杀了。
  东:下路河道...

【cp滤镜下信东人物分析】

时隔多年终于忍不住还是开始写了性格分析并准备打tag
不太会描述有的地方就用事件来表达一下。
首先来看攻方——韩信韩重言老哥。
分两种情况讨论,白龙皮和非白龙皮。
首先,白龙皮下韩信背景里更多的是跟狐白恩怨纠缠,东皇太一更是一个字都没提到,这是事实。但同为本体真龙,我觉得韩信和东皇太一在某些事上更聊得来。(爬行纲和哺乳纲在一起是没有好结果的放弃吧)
出于我本人坚持认为:友情就是友情不会变成爱情,虚伪的亲情是自欺欺人的枷锁与伪装。
其次,非白龙皮下韩信大部分都与西汉组有关联,不管是什么事都强迫自己做到尽善尽美,出于老谋深算才在萧何引荐下跟着刘老三打天下。刘老三流氓是流氓,但人家也是个皇帝,知人善任的天赋技能...

构思一个老龙王的皮……或者可以作为原耽的人设
远古大妖,脾气暴躁,本体是蛇。
人形扮相妖魅,腰细腿长,眼黑色,头发灰白(灰白不是冰蓝也不是浅金!)
指尖黑色,爱好是服用世间剧毒。
保留了蛇的习性,温度过低或者过高时会进入休眠状态,尾巴尖尖是最敏感的地方,**和锁骨额头次之。
眼睛是猫瞳,会随着光线调整。
血液是长生不老药的主要成分,或者直接喝掉,就是长生不老药。

【信东】《再见了你这个让我流泪的狗打野》(2)

(峡谷排位日常,ooc,怎么爽怎么写,内含癫疯赛神人队友,全辅助视角)

说着不想管打野,其实东皇太一本人还是以大局为重。
打野是韩信的时候他会带着三个能量体强开一级团,浑身上下所有的家当加起来就一个学士宝石和一个神速之靴,剩下的全靠他自带的60法强和兜里满级的全生命值铭文。
一级团的地点可能是自家蓝区,对面会有鬼谷子带着他们家的打野过来闹;也可能是对面红区,他过去绕两下,对面下路在打红就顺手削两下,没在打就直接打,等着韩信跳过来一个横扫收掉。
也可能是对面蓝区,不管自家下路谁走边都会选择慢悠悠的跑过来参与一级团——放着那么大的优势不打简直浪费资源;或者是自家红区,对面选了射手打野过来抢红的。
他升级...

改了个名……以后可能就叫南蛇忍冬了……如果喜欢叫魔王的话就随便叫,都可以的。

然后是来自学生物的科普——
忍冬科植物大部分体内都有抑菌物质,作用机理和罂粟科一样,实在是想试试什么味道也可以掐一个吃,但是真的不好吃,还是不推荐,而且一般都是撒了药的。
平时草地里的穗穗杂草有一种叫野燕麦,也可以吃,但是颖果扎嘴而且没多少可以吃,种子太小,也会撒药。
山楂海棠都可以吃的这个不解释了,但是真的难吃,海棠果有的没味有的酸倒牙,山楂除非好品种,不然一般的路边山楂还是算了吧,核大肉酸还薄。
然后提醒一下东北有两种树绝对不能折,砍断会把牢底坐穿。
一是水曲柳,二是黄檗。
水曲柳,濒危树种,慢生材,花纹特别漂亮。黄檗,濒

十分钟摸一个我流铠哥……
还想画他穿矢车菊蓝礼服……真的很适合蓝色了,穿酒红色就显得很欲……

【信东】《再见了你这个让我流泪的狗打野》(1)

(峡谷日常娱乐文,怎么爽怎么写,夹杂每天在癫疯赛遇见的各种各样的队友,正经不过三秒,ooc,主信东)

说句实话,东皇太一并不很喜欢韩信。
为什么?
敌方韩信仗着位移多就趁着他大招cd期间把自家毫无走位站撸硬刚的adc头都给锤爆,我方韩信进了野区就没再见他从野区出来过,秉承着“水晶不炸问题不大”的原则gank队友并带崩三路节奏,在欢声笑语中打出:GG
但韩信并不这么想。
他看上那条老龙王很久了。
老龙王刚上线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人颇合他胃口,一张姣若好女的脸,但偏偏是个半人半蛇的伪神身子,野心又大得无法估测,思考了两秒就加了人家的QQ和微信,就拉老龙王去打排位了。
这一打不要紧,打完老龙王就拉黑了韩信所有的联...

【铠约】《幸存者偏差》

(国二作文主题,但是看起来好像并不切题,日记体一发完,be)

3716年5月13日
S城爆发了未知的病毒,感染的人都变成了嗜血的怪物。
我透过倍镜看见过它们的容貌——肮脏,粘稠,残暴,失去人性变成令人恐惧的魔鬼。它们生前光鲜的衣服在无尽的撕咬中变得破烂,精致的妆容随着血液飞溅而变得狰狞可恶。
我一枪一枪地打爆它们的头,看着这些怪物的脑浆爆出灰白的脓液,失去行动力变成真正意义上的腐肉,然后……
恶由心生……
恶魔的种子种在了我心里最隐秘的地方……
回到安全区我开始吐血,血中似乎还夹杂着些许肉块。
我大概离死不远了,但玄策必须活下去。

阿铠今天跟我说【比子弹更能击穿人心的,唯有你的厨艺】
……
噗,谁教他的通用...

“东方大陆的……狼妖?”
威胁!遍体鳞伤的白狼无力战斗,左耳旁有一撮红色的毛发,但不像是被血染红。它咧着嘴露出森白的牙齿,喉咙里压着低吼,试图震慑面前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因为实在是……没有力气继续战斗了。
“迁徙而来还是入侵?”这人声音低沉,穿着剪裁合身的矢车菊蓝礼服,蹲下身靠近时身上带着森林边缘冰雪的气息,感觉周围的空气都要冻结,“算了,不管来做什么……露娜,告诉科伦一声过来绑了这头狼,带回去。”男人拿着一根长手杖,敲了敲旁边的碎石,叫做露娜的少女穿着介于礼服和战衣中间的裙装,她和男人一样是冰蓝色的眼睛和头发,但她比男人温柔得多:“该隐我觉得你说话得客气一点。而且我觉得这头狼很有趣,我想养它。...

这两天练鬼谷子遇见的所有打野里面,韩信是最狗的。
其他的打野比如猴子铠露娜达摩都可听话的跟着我反蓝反野抓人打团。
只有韩信,给视野不看,老夫子就在他旁边草丛里蹲着,过了一会传来播报:老夫子击杀韩信。发信号反野反蓝不来,团战我拉完了已经撤退了他再去送人头。
再见了你这个让我流泪的狗打野。
死的次数比他少,承伤比他多,打猴子也是我抗了两棍子一个大招才走的,然后还是被残血猴子反杀,我没脾气。

女将军小时候也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可爱,就是皮了点,天天上树掏鸟窝,下河摸鱼仔。
打哭过当年还是小太子的皇帝,也从人贩子手里救过这个被打哭之后一直跟在自己屁股后边的“小弟”。
青春期女孩子普遍比男孩子强势一些,加上家传的武艺和超人的耐性,女将军成功从将门虎女变成了京城一霸,收了一帮“子弟兵”之后,带着一帮纨绔世家子游山玩水夜夜笙歌,进青楼不用穿男装,翻墙头不用撕裙子。
十三四岁家里试图给她张罗婚事,本来看上了丞相家温文尔雅的大儿子,但小姑娘坚定拒绝,偷了她老娘的入宫牌子直接面圣,好说歹说求了一道旨把自己塞到了军营里边,成功践行了“艺高人胆大”这一铁的定律。
女将军没什么同性朋友,也不存在闺蜜这一说,从小就...

梦幻开局直接四杀……
开黑吗我鬼谷子贼强……
(也就只敢在娱乐局拿鬼谷子,排位根本不放出来……)

柿子dalao分享了一个测试我就试了一下(在违法的边缘蹦迪)
确实是斗士型的写手没错,“对娱乐性读者来说并不友好”也是事实,很多人都说过看不懂。
因为我这人看文章的时候一目十行,写文章的时候反而逐字推敲,也可能整个章节的转折点就一句话,一个词,甚至一个字,我就在这么短的地方加入巨大转变,快速浏览当然会看不懂。
至于文笔吧,我是没有的。描述事情就像小学生一样,情感缺失以至于无法描绘出合理的情感也是正常的。我现在尽量努力改变这种状况,因为毕竟我再怎么摸鱼也是个写手,虽然我写文像难产,任你催更大军兵临城下,我照旧在沙雕段子和脑洞里夜夜笙歌,我还不是很能做到拔x无情的程度。
批判主义至上,cover.

女将军大概是从古至今唯一一个女将军了,如果不算上蛮夷鞑子什么的。
她是真的不太漂亮,但端详久了也有一种英气逼人的好看。身上伤痕无数,不比将士们少到哪去,能在不长眼的刀枪中保持一张完好的脸也算是厉害的。
皇帝和她两个人算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发小。长得人模狗样斯文败类,但专干那些人神共愤的事。
比如拦路打劫西南上供的特产,等人家告状告上门来的时候说:傻了吧那是朕派的人。
再比如克扣女将军军饷,小姑娘只能拿出自己家底养军队,皇帝的本意是让女将军跟他服个软他就放军饷,然而没想到小姑娘以战养战自己也搞副业愣是在边疆做了个大牧场,专门诱拐胡人牛马回来死活不还。
社会社会,对不起打扰了我收拾一下马上滚。

就是很想写那种心里钢铁直男的女将军,跟她说感冒了她都会回你“噢那你按时吃药”的那种。
不是只有性格大大咧咧内心还是小女儿家的那种女孩子,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女将军,意志坚定家国情怀都爆表,只对儿女情长卿卿我我束手无策的那种。
然后皇上呢,作为被女将军从小打到大的皮孩,满嘴骚话浪出天际,其实心机深沉老奸巨猾,后宫三千位分最高的只到妃,动不动派这个伪装蛮夷截军饷,派那个扮成邪教刺客杀自己求保护……一步一步下棋就为了逼女将军解甲归田入宫选秀👌
好的这种男主我喜,那种打着邪魅狂狷实则软萌弱智的就别了吧……然后女将军的话我挺讨厌那种在朝堂上明面拿人家性别说事的戏码,看着是宣扬平等,其实弱智的一批,人家要是想搞你...

小姑娘和大佬(1)

(八百年前的梗了)
大佬是在一次反包围的时候认识的小姑娘。
那个时候小姑娘正在戴着VR眼镜和耳机玩游戏,完全没听到商场大楼的另一侧传来不正常的噼里啪啦声。
直到电源跳了闸她才感觉不对劲——这不是鞭炮声是枪声啊?!!
军用烟雾弹确实好用,一扔进楼里整个楼的消防火警全部吱哇乱叫起来。
她躲在楼梯间一侧墙后边,条件反射想掏手机打电话,但是摸到一个人的手——还有别人?!
她仔细一看发现是个歪果仁,金发碧眼长得还挺不错,下意识的就:“Well……are you ok?Actually you can be safe in China……Come and i 'll bring you out here……can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