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蛇忍冬

频繁爬墙
我永远喜欢德哈卡和大主教

©南蛇忍冬
Powered by LOFTER

【信东】《再见了你这个让我流泪的狗打野》(1)

(峡谷日常娱乐文,怎么爽怎么写,夹杂每天在癫疯赛遇见的各种各样的队友,正经不过三秒,ooc,主信东)

说句实话,东皇太一并不很喜欢韩信。
为什么?
敌方韩信仗着位移多就趁着他大招cd期间把自家毫无走位站撸硬刚的adc头都给锤爆,我方韩信进了野区就没再见他从野区出来过,秉承着“水晶不炸问题不大”的原则gank队友并带崩三路节奏,在欢声笑语中打出:GG
但韩信并不这么想。
他看上那条老龙王很久了。
老龙王刚上线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人颇合他胃口,一张姣若好女的脸,但偏偏是个半人半蛇的伪神身子,野心又大得无法估测,思考了两秒就加了人家的QQ和微信,就拉老龙王去打排位了。
这一打不要紧,打完老龙王就拉黑了韩信所有的联...

【铠约】《幸存者偏差》

(国二作文主题,但是看起来好像并不切题,日记体一发完,be)

3716年5月13日
S城爆发了未知的病毒,感染的人都变成了嗜血的怪物。
我透过倍镜看见过它们的容貌——肮脏,粘稠,残暴,失去人性变成令人恐惧的魔鬼。它们生前光鲜的衣服在无尽的撕咬中变得破烂,精致的妆容随着血液飞溅而变得狰狞可恶。
我一枪一枪地打爆它们的头,看着这些怪物的脑浆爆出灰白的脓液,失去行动力变成真正意义上的腐肉,然后……
恶由心生……
恶魔的种子种在了我心里最隐秘的地方……
回到安全区我开始吐血,血中似乎还夹杂着些许肉块。
我大概离死不远了,但玄策必须活下去。

阿铠今天跟我说【比子弹更能击穿人心的,唯有你的厨艺】
……
噗,谁教他的通用...

“东方大陆的……狼妖?”
威胁!遍体鳞伤的白狼无力战斗,左耳旁有一撮红色的毛发,但不像是被血染红。它咧着嘴露出森白的牙齿,喉咙里压着低吼,试图震慑面前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因为实在是……没有力气继续战斗了。
“迁徙而来还是入侵?”这人声音低沉,穿着剪裁合身的矢车菊蓝礼服,蹲下身靠近时身上带着森林边缘冰雪的气息,感觉周围的空气都要冻结,“算了,不管来做什么……露娜,告诉科伦一声过来绑了这头狼,带回去。”男人拿着一根长手杖,敲了敲旁边的碎石,叫做露娜的少女穿着介于礼服和战衣中间的裙装,她和男人一样是冰蓝色的眼睛和头发,但她比男人温柔得多:“该隐我觉得你说话得客气一点。而且我觉得这头狼很有趣,我想养它。...

这两天练鬼谷子遇见的所有打野里面,韩信是最狗的。
其他的打野比如猴子铠露娜达摩都可听话的跟着我反蓝反野抓人打团。
只有韩信,给视野不看,老夫子就在他旁边草丛里蹲着,过了一会传来播报:老夫子击杀韩信。发信号反野反蓝不来,团战我拉完了已经撤退了他再去送人头。
再见了你这个让我流泪的狗打野。
死的次数比他少,承伤比他多,打猴子也是我抗了两棍子一个大招才走的,然后还是被残血猴子反杀,我没脾气。

女将军小时候也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可爱,就是皮了点,天天上树掏鸟窝,下河摸鱼仔。
打哭过当年还是小太子的皇帝,也从人贩子手里救过这个被打哭之后一直跟在自己屁股后边的“小弟”。
青春期女孩子普遍比男孩子强势一些,加上家传的武艺和超人的耐性,女将军成功从将门虎女变成了京城一霸,收了一帮“子弟兵”之后,带着一帮纨绔世家子游山玩水夜夜笙歌,进青楼不用穿男装,翻墙头不用撕裙子。
十三四岁家里试图给她张罗婚事,本来看上了丞相家温文尔雅的大儿子,但小姑娘坚定拒绝,偷了她老娘的入宫牌子直接面圣,好说歹说求了一道旨把自己塞到了军营里边,成功践行了“艺高人胆大”这一铁的定律。
女将军没什么同性朋友,也不存在闺蜜这一说,从小就...

梦幻开局直接四杀……
开黑吗我鬼谷子贼强……
(也就只敢在娱乐局拿鬼谷子,排位根本不放出来……)

柿子dalao分享了一个测试我就试了一下(在违法的边缘蹦迪)
确实是斗士型的写手没错,“对娱乐性读者来说并不友好”也是事实,很多人都说过看不懂。
因为我这人看文章的时候一目十行,写文章的时候反而逐字推敲,也可能整个章节的转折点就一句话,一个词,甚至一个字,我就在这么短的地方加入巨大转变,快速浏览当然会看不懂。
至于文笔吧,我是没有的。描述事情就像小学生一样,情感缺失以至于无法描绘出合理的情感也是正常的。我现在尽量努力改变这种状况,因为毕竟我再怎么摸鱼也是个写手,虽然我写文像难产,任你催更大军兵临城下,我照旧在沙雕段子和脑洞里夜夜笙歌,我还不是很能做到拔x无情的程度。
批判主义至上,cover.

女将军大概是从古至今唯一一个女将军了,如果不算上蛮夷鞑子什么的。
她是真的不太漂亮,但端详久了也有一种英气逼人的好看。身上伤痕无数,不比将士们少到哪去,能在不长眼的刀枪中保持一张完好的脸也算是厉害的。
皇帝和她两个人算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发小。长得人模狗样斯文败类,但专干那些人神共愤的事。
比如拦路打劫西南上供的特产,等人家告状告上门来的时候说:傻了吧那是朕派的人。
再比如克扣女将军军饷,小姑娘只能拿出自己家底养军队,皇帝的本意是让女将军跟他服个软他就放军饷,然而没想到小姑娘以战养战自己也搞副业愣是在边疆做了个大牧场,专门诱拐胡人牛马回来死活不还。
社会社会,对不起打扰了我收拾一下马上滚。

就是很想写那种心里钢铁直男的女将军,跟她说感冒了她都会回你“噢那你按时吃药”的那种。
不是只有性格大大咧咧内心还是小女儿家的那种女孩子,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女将军,意志坚定家国情怀都爆表,只对儿女情长卿卿我我束手无策的那种。
然后皇上呢,作为被女将军从小打到大的皮孩,满嘴骚话浪出天际,其实心机深沉老奸巨猾,后宫三千位分最高的只到妃,动不动派这个伪装蛮夷截军饷,派那个扮成邪教刺客杀自己求保护……一步一步下棋就为了逼女将军解甲归田入宫选秀👌
好的这种男主我喜,那种打着邪魅狂狷实则软萌弱智的就别了吧……然后女将军的话我挺讨厌那种在朝堂上明面拿人家性别说事的戏码,看着是宣扬平等,其实弱智的一批,人家要是想搞你...

小姑娘和大佬(1)

(八百年前的梗了)
大佬是在一次反包围的时候认识的小姑娘。
那个时候小姑娘正在戴着VR眼镜和耳机玩游戏,完全没听到商场大楼的另一侧传来不正常的噼里啪啦声。
直到电源跳了闸她才感觉不对劲——这不是鞭炮声是枪声啊?!!
军用烟雾弹确实好用,一扔进楼里整个楼的消防火警全部吱哇乱叫起来。
她躲在楼梯间一侧墙后边,条件反射想掏手机打电话,但是摸到一个人的手——还有别人?!
她仔细一看发现是个歪果仁,金发碧眼长得还挺不错,下意识的就:“Well……are you ok?Actually you can be safe in China……Come and i 'll bring you out here……can u...

前两年好像看过一篇文……主角受是将军,攻是皇上,攻单重生,受因为血统体质可以生孩子,但是攻就是“最是无情帝王家”的典型代表,第一世因为受在家躲了好几个月生孩子他听别人说受拥兵自重就直接一杯毒酒赐死了,第二世看得我感觉像是吃了口屎一样的,将军从耿直忠犬受变成了自卑忠犬受,不让带兵打仗不让比武切磋……真是跟爷一样供着养着,虽然说替主角攻接了毒药伤了身,最后还是抵不过想杀主角攻的人太多了,一个毒刚解,另外一味毒又接着来。然后第二世主角受就这么死了。
第三世主角受变成开朗忠犬受了,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作者笔力的问题,就感觉想写主角受那种心灰意冷又不得不在面上保持嘻嘻哈哈的样子,但是并不成功。
第一世就是虐得我...

恶鬼(4)

皇后是个非常聪慧又十分帅气的小姐姐,和皇帝政治联姻十余年,两个人从来没有正常夫妻该有的互动。
她本来爱的人是戍守边关的将军,奈何身不由己,青葱少女变成威严女皇,儒雅少年变成边关大将,趁和教会开战的契机她说服皇帝把将军调了回来。
将军是带着税品一起回来的,带给皇后的只有一把镶满了小宝石的弯刀和一个用牛皮绳串着的胡桃木吊坠。
并不是所有的有情人都能终成眷属,将军最后死于对教会的战争,死于一杯被下了毒的酒,死时手里还有一把断成两半的刻刀。
皇后知道是教会的手笔,但还是忍不住怀疑皇帝,也怨恨自己不该调将军回来,直到她碰见了小怪物。
她发现小怪物见到她的第一件事是抱了抱她,而不是像对待其他宫女侍卫官员一样扯下衣服...

你们居然连高铁都不放过了真是丧心病狂……
你们有本事写珠穆朗玛峰和乔戈里峰的爱恨情仇啊!
来啊我都没在怕的(你滚)

恶鬼(3)

巫师的爱人是个心灵手巧的机械师,死于十几年前的宗教战争。
“我是信徒,我必须为了我的信仰而行动。”机械师带着他的机械“军队”杀了很多“异教徒”,也救了很多普通人,在战时被称为“宗教最后的人性”。
巫师看着机械师倒在他面前,不悲不喜。
他为了学习至高秘法交出了灵魂,至此也不会再爱上任何人。
机械师的双手被他收藏起来,变成他藏品的一部分。
他用自己的血肉作引,收集四方凶灵化作黑色的油状液滴,滴到那罐一百个婴儿的心头血里。
他看着机械师那张脸又鲜活起来,但反手又将它关在深山老林的阵法里不允许它见光。
我以为我不会想你,但忍不住又亲手创造了你,然后我发现,那都不是你。

希望分寝室的时候就不要再碰见这么多妖怪了
一个地图炮一个公主病一个心机婊……
愿天堂没有室友
周围也没有一个同好
妈个鸡
鱼鳞皮啥时候能好啊……躁郁症啥时候能好啊……
我也想当个正常人啊……
妈蛋我也好想要正常的皮肤啊……

就悄么声的问问,那个民国背景的女装铠约还有人看不,没人看我就不写了……因为这个设定实在是狗……

侯爷真的像严屹宽啊QAQ他真好我喜欢他

恶鬼(2)

其实皇帝挺喜欢小怪物的,不管小怪物出于什么心理,总之是帮他杀了不少通敌叛国的人。
最重要的是,听话。
然而小怪物只是觉得:喔,这人真好看,还给我糖吃。我喜欢他,我要保护他。
当一个由纯粹恶意组成的怪物被人教会了喜欢之后会发生什么?
当然是没什么好下场啦。
巫师终于发现了小怪物的下落,并当着皇帝的面说要把小怪物抓回去,因为本来就是他的东西。
皇帝说应该尊重小怪物的选择,巫师说好啊,那选吧,留下还是离开。
小怪物说要跟皇帝呆在一起。
巫师说:行吧,你可以永远跟他在一起了。
然后启动了小怪物身体里自我吞噬的法阵。
“我把你做得很像我的爱人,可惜你只是个怪物,永远不可能成为他。”巫师说,“但你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眼瞎...

恶鬼(1)

怪物是巫师用自己的肋骨和一百个婴儿的心头血造出来的,集合了人性丑恶之所有,用于毁灭。它有人类的相貌,但没有人类的心脏,如果想让怪物变成人类,还要一个完美的人类心脏。
至于毁灭什么东西,巫师没想好,也就任由怪物自由发育。
人类帝王在狩猎时误入了巫师封印怪物的山林,见到怪物时以为是谁家走失的孩子,于是带回宫中教养。
出于嫉妒,憎恶,贪婪,怪物偷偷摸摸地杀了很多人,但它并不认为自己杀了谁,它认为只是这些人和它玩语,但都没有它强,于是他们倒在地上耍赖,再也没起来。
在怪物偶然间摔倒流出蓝色血液的时候,皇帝意识到它并不是人类而是类人的怪物。于是怪物被扔给了祭司——用于各种研究。
比如,被敲出骨髓用于制作供给皇室的...

emmm说句实话我并不是个合格的文手,因为我满脑子都是沙雕段子和摸鱼并不想认真写文

刚才听项羽虞姬的时候感觉唱的“挥刀斩尽万古愁,奈何断水水更流”这句超级温柔
听其他地方都没感觉
刚才突然听这句话就觉得无奈又温柔
心情复杂

【晓薛】白露(一发完)

爬墙的过气拖更文手又更新了
晓星尘单重生,be,先糖后刀
520快乐(笑容逐渐缺德)
————————————————————————
偶然间,他从山脊走过,目睹了一次水滴石穿的后果。巨大的岩石上布满了苔藓绿藻,断面处水流落下,并不浸湿进去。
“晓星尘,你来看。”他拿起一片碎石,上面凌乱的花纹带着潮湿的气息,在指纹间留下些许水渍,“水滴石穿。”
晓星尘轻轻笑两下,慢慢地走过去:“我又看不见,叫我干嘛?”
“看不见还不会摸呀?”薛洋哼哼唧唧地也往晓星尘的方向磨蹭,眼看着快碰上了,就脚下一滑“诶呦喂”一声摔到晓星尘胳膊上,一只手抓着人家肩膀,一只手捞着人家衣领,就差一使劲没给人衣服都给撕开了。晓星尘身上皂角气略...

补了一人之下之后疯狂迷恋王也
是梦想中的未来没错了
我也想当个道士天天抄经练武画画符
有活干就去走随表,没活干就种个地养个狗
梦想还是要有的,一旦实现了呢

卧槽我关注的太太回fo我了?!!!!我要吹爆她!!!!!!!

就……懂我意思吧,一发完的

为什么这么黑韩信?
因为坑我星星的打野基本上都是韩信
再见了你这个让我流泪的狗打野
呵,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信东】困兽之斗7

放外链吧我受不了这个狗敏感词了
所以到底哪里有敏感词啊魂淡!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40988569772550

不该写文的,又他妈的掉粉了
对不起打扰了

我说真的其实原皮露娜和原皮铠哥是我喜欢的类型……恶魔约约就处处透露着杰克苏男主气息就那种末日丧尸文设定懂我意思吧
什么水火冰雷风光暗异能全都来一遍,顺便还能受到各个安全区领导的一致好评,稍微有点小好看的小姑娘都心水他的那种。只是不会做饭需要队友支援压缩饼干和矿泉水的那种程度。
想写的小魔皇就是那种可爱的男孩子,心狠手辣分分钟提着枪尖尖戳人,放在moba游戏里大概是战士/刺客定位,喜欢小孩子吃的那种小饼干和蜂蜜柠檬水,喜欢养蛇但是监护人六翼天使不让养,怕养死了小魔皇直接剁剁烤了吃。
大概就这个样子

突然发现我好像有一个月没更新了????
就……你们要是有想看的文的话……跟我讲一声我这两天更新……
没人看到的话我就删文开新坑写原创了……?
想写架空大陆脆皮鸭来着
主角一定要喜欢喝柠檬水……这两天疯狂沉迷泡柠檬……
柠檬水真好喝诶嘿嘿ԅ(¯﹃¯ԅ)
顺便铠约穿风飘云是真的鸽了,这个就不要问了……
女装算什么啊我们守约可是刚正不阿的纯直大老爷们,弯是不可能弯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弯的,也就每天卖卖腐维持一下生活这样子……阿铠真棒人头收的漂亮今天给他加鸡腿!